梦幻般的重庆旅游

DATE:2014-10-17 16:33      浏览:

  时隔两年,再次来到重庆。喜欢这座城市的气势和神秘,这里其实并不容易拍出标准意义上的好照片,雾蒙蒙的天气让人待久了有点淡淡的忧郁。但这里大尺度的地貌让都市的繁华有一种异样的超脱感,这里的夜晚总会让人联想起夜夜笙歌的沉醉和奢靡。  其实重庆的城市细节并不精致,在这里吃饭饮茶很难感受到南粤席间的周到细腻。但这并不妨碍潮流对这座城市的青睐,繁华的商业街品牌似乎比广州更全,款式更新。  车行数小时,PSP都能打到没电。车窗外已经是一片浓雾,让人迷失山间,多少忘却尘间事。此行最大乐趣莫过于“杀人”游戏,在雾霭重重的山间酒店,在空旷清冷的大堂沙发上,10多个人开始了一场又一场惊险的密室探险。各位老师瘾真大,不仅转天饭桌上、大巴上要继续“杀”,连在飞回广州的航班上都换到机尾仓,来了两盘空中“杀人”,受飞机座位影响不方便指认,我们甚至创造了手指编号确认法来取代游戏的指认环节。  水能变成石头,这种千万年的累积让时间有了最震撼的度量。芙蓉洞中最大一幅钟乳石瀑布很像来自外星的神秘物质。这里偶尔会有泉水滴落,打湿头发,无聊时会想这水滴等了几万年,就偏偏在那一天那一刻滴在我的头上,算不算也是一种造化。  此行有点地质考察的意味,看的都是地貌奇观,除了洞就是坑。武隆天坑的确深邃壮观,但行走在深坑中,会有一种被世界遗弃的感觉。好在结伴而行比较热闹,但景色就比较枯燥了,很难取景拍摄,走了一路也就这个小瀑布还比较入景。  “满城尽带黄金甲”在此取景,老谋子的片子别的不敢说,视觉效果没什么可挑剔的。在这条深深的山沟里,路边偶尔会遇到卖烤红薯和烤土豆的当地人,他们的小孩子都拿着草叶编的蚂蚱塞给往来游客,游客一般会象征性地给点钱就好,给多了这些小孩还不要。  重庆大足石刻可谓唐宋造像艺术的登峰造极之作,用石头雕刻出来的衣衫纹理竟然飘逸灵动,很多造像都是中学美术教材或历史教材中经常引用的图片。这组宝顶石刻末尾,可以看到雕刻一半留下的方正石块,据说是战乱后工匠逃散后废弃的。